一言

我的花开不出来Fufufu

四月啦,415啦。我挚爱的少年们要在你们的故事里好好活着呀。闲暇时打打球逗逗猫遛遛狗也相当不错,天气好就出门走走,天气不好就窝在家里看书。我呢,只要妄想着你们这样美好的生活就可以变得开心那么一点点,所以也希望你们可以这样幸福地、安稳地生活着。

我要奋力伸手去抓住风,扯下一片云彩,把他们塞进玻璃瓶里。他们看起来像棉花糖一样香甜又柔软,我把瓶子护在怀里却担心羊毛围巾带给我的温暖把他们都化掉。他们唱着歌,轻缓得如雪花落地。
我害怕有人把他们偷偷拿去,只得寸步不离地看着。
某天,他们停止了歌唱,在瓶子里窃窃私语。
他们毫不掩饰地大笑着,说出口的话像夏天铺路的沥青,被太阳一热,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。

凌晨不知道几点,阿甲敲了我的门。他向来不被繁琐的礼节所束缚,敲门声也毫无节奏感。声音很大所以我醒了,然而实在太过烦心所以没去理他。然后声音越来越大,指节敲击门板的频率也越来越高,我甚至可以想象到他的手指因敲门而炸裂开的场景。
阿甲一直没说话——这和他一贯的形象有点对不上号。他应当是个黑白分明的人,浑身尖刺不知收敛,与这般优柔寡断又爱钻牛角尖的我不同。
他敲了好一会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可我没听见他从我房门前走开时拖鞋擦着地板的声音,仿佛他拥有什么超能力,让自己飘起来了。
于是剩下的时间我都用来思考这个问题,敲门的是阿甲吗?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,如果不是他是谁呢?假设方才这地方确实只有我和阿甲,那外面的人...

【马场林】关系

复健摸鱼流水账

只看了动画四集/OOC/|嫖|客|&|男|妓|/架空


“你的头发真好看。”

完事之后那个男人这么说,我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吸食烟草,夜风从打开的窗口飘进来,抚乱了我的头发。我没回答他,只是自顾自地抽烟。以前也被路人说过发质很好,所以我才一直精心照顾着自己的长发。我喜欢自己的头发。

那人看起来也并不恼火,只是靠在床头看着我。呵估计和之前那群人是同一种货色,只图口腹之欲的家伙,不把别人当人看的家伙。我真想笑,又不能笑。

上次就因为这点事被...

【轰出】填空

OOC/架空/无逻辑摸鱼产物

没后续

00.__之时

“我说啊小哥,”那人衣着褴褛满身酒气,一副很自来熟的模样搭上旁人的肩膀,“我劝你还是找个谁和你一起去为好。”

对方显然并不太习惯这被极速拉进的距离,又不敢对陌生人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来:“……此话怎讲?”

“啊呀,你不知道吗?”那人嗤笑起来,嘴又凑到他耳边,熏得旅人满脑子都是烟酒味。“那你应该知道妖狐作乱,彼世大乱这件事吧?”

据说那妖狐本已入仙班,不知为何犯了仙人的大忌,被流放到地狱去了。谁知它这张嘴可是不得了,竟把早年就被留在地狱的妖怪们拉拢来、毁坏了地狱之门的封印,亡灵们便不顾一切涌入现世。

据说当时天色稍暗,家家户户就都...

OOC

笔者无恋爱脑

有头无尾()


黑子哲也永远不会忘记那天。和往常一样,房子在他醒来时就已经空荡荡——父亲已经上班去了。厨房还弥留着煎蛋和吐司的香气,餐桌上端端正正地放着许久不用的便当盒,黑子打开饭盒,里面罕见地装满了五颜六色的菜肴,红色的小章鱼香肠,绿色的西兰花,黄色的甜椒,白色米饭里的梅子放歪了。

在这一刻,黑子确实发自内心地高兴,从父母分开之后,他的午餐大多来自学校食堂或是小卖部,不是固定的A套餐就是面包和面包。父亲平日虽说还是那副开朗的样子,可他已经不常为儿子准备午饭了。

他正打算把便当包好放进书包里,却发现了被便当盒压着的便签纸,上面的字迹毫无疑...

2018-01-06 /  标签 : 小说赤黑同人 34 7  

年初写的废稿,不知道想表达什么,逻辑错乱

要看请以笔者是以玩的心态写的看下去


我甚至感觉得到自己的肉体在水里浮沉,就如同海底的水草随着水波忽左忽右。可我好似灵魂脱壳,站在岸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水面下那个闭着眼睛的自己。那个穿着橘色连衣裙的我自己被铁链牢牢束缚,在这双眼睛看不见的、更深的地方恐怕还有什么东西在牵制着“她”,“她”不断往下沉去,面容安静祥和。直到“她”从尚可堪堪分辨的轮廓已完全没入颜色更深的色块,“我”小心翼翼地往前迈步,粗糙的沙砾硌得脚丫子生疼。然而这时已经完全分辨不出人的轮廓了,“我”不禁得意地大笑起来,反正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我了,为什么我不可以笑出声音...

2017-10-14 /  标签 : 原创小说随笔 2  
上一页 1/3